长何

这里长何,目前蹲在刀剑坑里。
本命石切丸。
写的东西完全小学生日记,但是希望可以慢慢进步,把我想象中的世界表达给你。
谢谢看我文的每一个人,爱你❤

关雎(1)【瞎瘠薄起名系列】

男审×女婶!(非腐)

刀剑亲情向

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你当小学生日记看也没问题。

ooc预警

…如果都不介意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希望能让你喜欢,比心心❤

——人都是对新奇事物充满了好奇的。

刚建造好的本丸是一间又一间的房舍而已,没有宣传单上的繁花似锦的表象,光秃秃的像是

小孩子随意摆放的玩具。

大概是因为这里的景象全靠“审神者”灵力支撑,没有审神者,这里就什么也不是。

可是这也太简陋了吧,到时候要改造起来要费很多灵力吧……

青年小声的打了个哈欠,他有点累了。

他今天先是进行了入职培训,而后又在狐之助的引导下准备好了政府发放的新手资源,一定

量的锻刀材料和加速手札。

忙到天上了。

政府也是真小气。

“…审神者大人!请您不要走神啊!”已经说了好久的狐之助愤怒的发现这位新入职的审神

者压根就没有在听。

“不好好听新手教程,到时候苦恼的可是大人你啊!”

“……是,请狐之助桑继续说……”审神者有气无力的应着,如果现在是新手教程,那今天

讲了一上午的是什么?废话吗?

“真是太过分了!那是注意事项啊审神者大人!”

“才一个上午而已,您不会已经忘了吧!”

狐之助觉得自己快要气的掉毛了,这位新审神者的家世不是普通人,按道理说,那种家庭里

的孩子应该更加早熟和精明。但是这位大人却十分迷糊。

在政府大楼里迷路,做完培训却忘记和它这个作为本丸式神的狐之助见面,在来本丸的路

因为走神撞了两次树。

“嗯…我的确不太擅长这些呢。”审神者不好意思的笑着,碧色的眼睛波光潋滟,像是一池被春风吹皱的湖水,让人看着就心软。

“我以前就很迷糊,家母就很不放心让我一个人出去玩…”
像是想起什么好玩的事,他开朗的笑了起来。
“说是担心别人以为我诚心碰瓷呢。”

“诶嘿嘿。”

完全可以理解令慈的担心呢,毕竟孩子长这么大还傻的不行也很让父母苦恼啊。
狐之助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吐槽,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辞职。
“那也请您好好听可以吗!在下平时是不在本丸的!!大人到时候不会这些要怎么办啊?”

“嗯…”青年突然正经了起来,神色间很是严肃,似乎接下来要问的问题有关于生死存亡,国家大义。

连带着狐之助也认真了起来,期待着看着这位审神者。

“请问。”

“嗯。”

“你们通网吗?”青年神色紧张,他皱着眉头,如果狐之助不在本丸,有网也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嘛:“如果不通网,在下可以拉网线吗?诶?狐之助桑你怎么往外面走…诶?”

它还是太天真了,它能期待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有什么深刻的问题,再和他纠缠下去,它怕不是也要智障。

“…带您去激活本丸。”算了,不跟傻子计较。

“???”

“请您将手放在这棵树上面,并将灵力灌溉进去,灌满为止。”狐之助说道。

“……嗯…可是…”审神者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那个我看不到树啊…树在哪里呢?”

狐之助把他领到一块空地就告诉他空地上有棵树,还要求将灵力灌溉进去。

投放灵力不是问题,问题是。

他看不到那课所谓的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狐之助觉得自己的工作能力被地主家的傻儿子侮辱了!

怎么可能没有树?明明有…诶??树呢????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原来狐之助桑也会迷路呀…没事的没事的…迷路也是正常的嘛…”青年试

图安慰怀疑人生的小狐狸,却发现对方一点儿都不想搭理他。

打击太大了?

打击的确很大,刚嘲讽人家路痴,自己就迷路了,这就是所谓的现世报嘛?

“路痴的审神者配路痴的狐之助…好像也不错啊…”

“毕竟负负得正嘛哈哈……哈?。”

“我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狐之助哀怨的垂下耳朵,刚才因为被质疑而诈起的毛软软的垂

下来,“明明的有的呀…”它张望四周发现除了空地就是空地,要么就是那几间简陋的小房

子。“怎么会没有呢?”

“虽然打扰你们谈事很抱歉…但是…你们为什么在我家的柴火园子里?”

“????”审神者和狐之助都吓的炸了毛,怎么形容他们此时的心情呢?

大概就是熊孩子去鬼屋探险,结果在人人都说诡异的宅子里听到有人说:“你们怎么不敲门
就进来呢?”一个感觉。

“柴火园子?!”这是狐之助。

“为什么会有女孩子?!”这是审神者。

二傻相互看了一眼,大傻审神者表示,他闭嘴。

“这里不是0568号审神者的本丸吗?怎么会成了柴火园子?”狐之助乌溜溜的眼睛瞪大。

审神者他已经猜到是不是他们两个迷路走错了,但是看狐之助马上就要崩溃的样子,审神者
还是决定不说了。

“0568…”少女倒是没为难他们,她用看小宝宝的眼神看面前的一大一小:“我记得那是对面本丸的门牌号…你们…迷路了?”

迷路迷到对面本丸的柴火院子里……

糟糕了,感觉狐之助桑要哭了啊…

小狐狸垂着耳朵,耷拉着脑袋,看起来真的是难过极了。

“咳…”青年清了清嗓子,他的声音向来不疾不徐,温温吞吞的,还带着点孩子气。“那个…实在很不好意思…”

“我…我这人有点迷糊,记错了本丸的位置…所以才走错了本丸…真的对不起。”

怎么说,好看的人都是拥有特权的,他们一个皱眉一个叹息就让人说不出一句伤人的话。

持美行凶。

喂喂!明明是我带错了路!你瞎揽什么锅?小狐狸在刚才青年道歉的时候就被他抱在在怀里,现在也只能在青年怀里动爪爪。

说你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你还真傻下去啊!!

不过狐之助也没有出声打断青年,青年是在帮它,才自行揽锅的,他又不是白眼狐。

少女很显然看出了端倪,但是她没说,她觉得这只狐之助虽然迷糊了点,但是起码比她本丸那只一嘴东北大碴子,好吃懒做,没事就坑主的狐之助好多了。

“没事没事,两个本丸靠的近,你走错很正常。”少女语气很是和蔼,就像是奶奶在安慰孙子,除了少女的外表对不上,毫无违和感。

“我是0587的审神者,叫我长何就可以了。”她并没有像其他女审神者一样穿着巫女服或者浴衣,而是很普通的短袖加短裤,穿着十分朝气,气质却恰恰相反十分沉静。

“啊…前辈你好,我是0586的审神者,我叫……”我叫什么来着?

#忘了代号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狐之助:你还可以狗带啊,傻孩子。#

最后还是狐之助屈服了:“大人,你的代号是幼楠啊您忘了吗??”

青年恍然想起来,当时注册代号时,想不出名字,就用小名做了代号。

“…对的对的,我叫幼楠。”

这算物以类聚吗?蠢蠢的狐之助配蠢蠢的审神者?

“需要我给你们带路吗?”长何和善的说,她很担心这两个宝宝一出柴火院子就又迷路了:“虽然…这个时间轴没有很多人,但还是很容易迷路的。”

“不用了!”这是狐之助。
“麻烦您了。”这是审神者。

历史何其相似,但这次是狐之助不吭声,它生无可恋的蜷在青年怀里,觉得狐生一片灰暗。

#我差不多是个废狐之助了#

“嗯…你家狐之助是新式神吧…”长何戳了戳狐之助因把头埋在青年臂腕里而高高翘起的尾巴,软软哒。“老式神,可不会认错本丸的。”

#被人类非礼了,不想活了。#

“大概因为我是新人,所以给我配备一个新的?”幼楠摸了摸狐之助。

“那可不一定哦…”前辈意味深长的说:“我曾经也是新人,后来…”后来就遇见了那个满嘴东北大碴子整天嘴里没有一句真话,除了每天和她互相伤害没有别的卵用的傻 /叉狐之助。

她面色凝重的拍了拍后辈的肩膀:“一个好的狐之助决定了你作为审神者的人生幸福不幸福的关键…要是遇见了傻/叉…”

“诶呀妈呀!阿鲁几萨玛你带这大兄弟去哪啊?”明明狐之助的声音都是一样的尖细,可是这只狐之助给人的感觉却蜜汁粗犷。“你别在搁那霍霍别人家的审神者啦!”

“搁大老远我就听见你在念叨我,日课做完了吗?演练场打了吗?这次的活动完成了吗?石切丸大人还没满练度啊阿鲁几你还真是咸鱼一条永不翻身啊…”

幼楠看着原本微笑的前辈因为她的狐之助的话越发颓唐,简直真的变成了咸鱼一条。

长何绝望的对后辈摆了摆手:“你的本丸到了,我也该回去了…”

她抬脸绝望的一笑:“毕竟我可是一个日课没做完,演练场不打,活动不肝连嫁刀都没让满练度呢咸鱼啊…”

目送前辈一边走一边继续和她家狐之助拌嘴的背影,审神者幼楠也就是温煦晨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家狐之助的水亮光滑的皮毛,心里想着前辈真是辛苦,听起来就很累的样子,还好我的狐之助没有这么严厉。

卧在温煦晨怀里的狐之助则是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一个和前辈一样厉害有能力的狐之助。

在这座未激活的本丸门口,即将一起生活的一人一狐和未来即将到来的刀剑们的故事,开始了。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