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何

这里长何,目前蹲在刀剑坑里。
本命石切丸。
写的东西完全小学生日记,但是希望可以慢慢进步,把我想象中的世界表达给你。
谢谢看我文的每一个人,爱你❤

一把名字奇怪的刀(石切婶)1

啊,其实是为了我刚搞出儿子人设http://zhanghe545.lofter.com/post/1e3f916e_fe15a6d

写的,就是那个名字奇葩的御币丸~

就不打tag了,小学生文笔,瞎写。

主要是瑾夕小姐姐画的设定图贼苏,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ω\*)

小姐姐还没画好,我就不放了。

CP是审和papa (虽然我对papa已经没有邪念了哭唧唧)

御币丸跟堀川国广一样的小迷弟属性

1.
审神者是个中国人,在她看来她本丸的刀,啊不是日本刀,名字都很奇怪,虽然大家长得好看,声音好听,性格也都很不错。但她就是觉得名字都好怪啊。
直到她喜欢上本丸的那把刀,和那把刀带回来的另一把刀,她才觉得,我以前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她喜欢上是本丸之父,石切丸,在他们审神者论坛,敬称他为PAPA。
他也是第一把来她本丸的大太刀。当时她是个萌新审神者,只知道刀种不同,不知道刀种不同在哪,以当时本丸里只有打刀胁差短刀,她最大的了解也就是刀装数量不同。
以至于见到papa的时候,她掐住近侍清光胳膊说“这啥,我没看错吧,大太刀?!咱本丸有大太刀了?!”清光被她掐的有点疼,一脸委屈的说:“是是是~有大太刀了,主人你也太激动了吧!”
审神者才反应过来,一脸歉意的安抚清光:“哈哈哈,果咩,我掐疼你了吗?”然后揉了揉清光的头:“男孩子坚强点~”
“!!!!!!”主人你不是以前的主人了!有了大太刀你就不要我了QAQ!!!!
审神者和石切丸目送清光一边捂脸哭泣一边机动全开的跑出了锻刀室,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主殿不用去追他吗?”做完自我介绍的大太刀一脸温和“加州殿好像很难过。”
“啊?用追吗?男孩子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的吗?”来自中国的糙汉子婶婶有点懵,虽然清光涂指甲油,抹眼影,天天问她可不可爱,但她觉得清光男子汉的气息也很重啊。
所以男子汉会因为你这种事哭?她心里想需要为清光做些心理辅导了。
她和石切丸初见的第一天,她对石切丸印象是papa之名果然不是假的,刚来本丸就这么会照顾人。
石切丸则想着,还真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主人啊。

2.
石切丸来到本丸后,战力提升了一大截,推图的速度也飕飕的,一打三,贼厉害
审神者: 爹 你是我亲爹~
大概是年龄和性格的缘故,石切丸很快就和本丸里其他刀剑关系好了起来。
审神者在屋里处理公文时时常能听见,屋外的草地上传来短刀和石切丸的笑声,短刀们的笑声像是春天的鸟鸣声,石切丸低沉的笑声就像是春天和煦温暖的春风
——真好听啊,如果他也能这样跟自己笑就好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念头,审神者开始注意石切丸,发现他喜欢在无事时做神事,发现他喜欢在和煦春光里看短刀们打打闹闹,发现他在战场时虽然动作慢,但是能一刀砍三个,夺誉老是他。
虽然嘴上说着自己不太习惯战斗,但是意外的很能干嘛。
.....“主殿...主殿?”突然靠近的脸让审神者吓了一跳,今天的近侍石切丸略带担忧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是生病了吗,需要我为你祛除肿包吗?”
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俊美温和的容颜,审神者难得丢失的18年的少女心找了回来。
“为...为什么突然靠的这么近..怎么了吗?”一向豪爽开朗的审神者结巴了起来,“啊?我看主殿看了我很久所以...”有点担心..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主人,突然脸红的站起来,捂着脸跑了出去。
啊...发生了什么吗,石切丸有点摸不到头脑,只看着她绕开他跑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好丢人啊啊啊啊我竟然看他看的发了呆???
——我的天啊我是中病毒了吗????
大概自己围绕本丸跑了两圈,审神者才冷静下来。
“我...好像喜欢上了他....”
她有点不可置信
——我?一个十八年没动过春心的喜欢上一把刀,还特么是一把老刀,我特么有毒吧!!
——QAQ是的我就是有毒,我喜欢上了他
——完了我对爹动了春心,我不会被当成肿包祛除吧!!!

3.
石切丸发现自那天后,审神者开始躲着他了,
他是审神者锻出的第一把大太刀,陪着她走过了本丸艰难的开荒期,她一直都很尊重他和亲近他,哪怕后来本丸里来四花太刀和五花太刀,他的地位都没有改变。
可是这几天,她突然开始躲他了,出阵照常,远征也照常,就是开始不再看他,哪怕偶尔的视线对视,也很快的挪开,好像他是洪水猛兽一般。
他虽为刀千年,但作为人还不足一年,实在是有点猜不透这位小主人的心思呢。
他不清楚别的本丸里的审神者是什么样的性格,但是就他来说,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的。
性格开朗,平时对待刀们也很是温和。虽然大大咧咧,但是也很温柔细致。大家在这个本丸都很幸福。
所以...石切丸苦恼的叹气,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让她不喜了吗?
这场审神者单方面的隔绝和石切papa一脸懵逼的莫名其妙的冷战被一把刀的到来结束了

 

4.
“所以。。。这是那一把大太刀啊?”审神者一脸懵逼的看着地上那把没有化形的大太刀。
石切丸?不对,他看过石切丸的本体,papa他不长这样啊!?
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他记得他看过刀帐和别人发的资料,也不长这样。
那。。难道是传说中的萌正太萤总?
“诶?不是萤丸呢?政府又出了新的大太刀?”爱染国俊好奇的问审神者,“主人你知道吗?”。
审神者也不知道。。那这是谁啊?
“那我试着召唤一下?”审神者有点犹豫的说,地上的那把大太刀虽然符合大太刀的标准,但相对于本丸里的石切丸本体还是显得小了点,被淡褐色的刀鞘包裹着,上面刻画这棱形规则的图案,乳白色刀柄,尾端系着红色的丝线。看着也很是好看。虽然审神者不太懂为什么日本刀都这么弯?
“主殿等下。”汇聚灵力的手被按住,审神者顺着修长白皙的手指滑向那黑色的手甲,顺着那人淡绿的衣袖到他俊朗温和的容颜。审神者觉得这几天的自我思想净化还不够。
——啊啊啊啊啊他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声音这么好听,我好喜欢他啊啊啊啊啊
“在没有查明这把刀来历之前,还是先不要召唤比较好。”石切丸皱眉看向地上那把刀,他能感觉到这把刀身上的神性,大概是把御神刀?
审神者总算从美色中晃过神来,“啊,我倒是觉得没问题,说不定是政府实装了哪把到没有通知呢。”而且...“他给我的感觉很温和。”
审神者抬头看向石切丸,看着他担心的目光,微微一笑“而且即使有危险,我相信大家也会保护好我对不对?”
“......”石切丸看着笑容灿烂的少女,突然叹气,“说的也是,主人,那就按你想的去做吧。”他笑容温煦像是脉脉春风,让审神者连忙低下头,说就说你笑什么啊!
将视线挪回地上那把大太刀,在其他刀剑戒备紧张的气氛下,她将灵力覆盖了上去。
一时间白光晃眼,再回神,眼前已经多了一个俊秀的少年,他束着马尾,身上虽然穿着庄重的神官服,但是有些稚气的脸显得有点...蠢萌?
那少年显然也是一脸懵逼,好像不太懂自己为啥在这,不过在与审神者对视之后,好像突然放松了下来。
“嘿咻,我名为御币丸,名字很奇怪?我可是一把深藏在深山老林的御币呢~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我和石切丸一样同为御神刀所在一起供奉呢。”这句自我介绍刚说完,就被他口中同为御神刀的石切丸一刀斩了过去。他不得不往后急急退去。
此时围绕在周围的刀剑们也都将本体出鞘,刀锋指向少年。
一向温和的石切丸此时有些危险,眼神锐利,“虽然阁下身上的神气纯正,不过在下千年以来可从未见过阁下。”
刚费劲躲过石切丸刀锋的御币丸刚站稳,就听到自己心心念念了千年的前辈不认识自己了,然后审神者就看到这个名字奇葩的大太刀少年哭了。
是的,他哭了?!
我的天,他一把大太刀哭了????
“QAQ前辈你怎么不记得我了我的名字还是因为你而起的呢!!!!!!”那张本来就稚气的脸因为委屈显得更加的小孩子气,和石切丸同色的眼眸泪光盈盈。“我可是等了前辈很久很久了,前辈你怎么可以忘了我?QAQ”少年眼看就要泪崩被审神者打断了。
“停!”审神者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一个男孩子哭个毛线球啊哭!“你先别哭,我回去问问狐之助你到底....我说你别哭了!!!石切丸你管不管啊?”被眼前哭泣的男孩子搞到崩溃,审神者扭头对石切丸喊:“你哄哄他?”
少年也一脸期待的看着石切丸。
石切丸有些头疼,在审神者期待的目光中和其他刀剑看好戏的目光中,一个手刀,结束了这场闹剧。

\\\\\\\\\\\\\\\\\\\\\\\\\\\\\\\\\\\\\\\\\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