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何

这里长何,目前蹲在刀剑坑里。
本命石切丸。
写的东西完全小学生日记,但是希望可以慢慢进步,把我想象中的世界表达给你。
谢谢看我文的每一个人,爱你❤

一把名字奇怪的刀(石切婶)2

给儿子写的

儿子人设在http://mingxincc17.lofter.com/post/1eb9fecd_fe18d27里面,就那个名字奇葩的御币丸

讲真,我真的写不出婶婶和papa的恋爱啊怎么办???

爹你是我亲爹啊,我都对你没邪念了

不打tag自娱自乐

小学生文笔

这章里的雪灵国永是雪灵大大@雪灵——越到考试越想浪 设定的小可爱,也在策划里

接前文

 

5.
“呀呀,在下还真是没有见过这样一位大人呢?”乖巧可爱的狐之助围绕被打晕的自称为“御币丸”的少年转圈,灵动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大人介意我扫描一下这位大人吗~”

扫描?你们日本式神还真是多才多艺啊。审神者有点懵逼但还是说:“请。”

就看狐之助那原本灵动的大眼睛突然空洞,凝望在地上昏睡的少年。无数咒文从狐之助身上升起,飞向那个少年。

红的黑的白的符文像一条条锁链,试图困住那名名叫御币丸的少年。

可谁知原本昏睡的少年,突然睁开眼,他并未起身,只是虚虚抬手,放在了那些符文上面,只见原本五颜六色符文各异的在他的指尖化为金色的符文和统一的菱形花纹,那双青绿色的眼眸有

淡淡的金光,空洞淡然的。看向狐之助,将手里的符文甩了回去。

“轰——”一声巨响原本雪白剔透的小狐狸变成焦黑色,小狐狸原本空洞的大眼睛突然变了回去,一脸懵逼看着自己这一身焦黑,哇的一声哭了。

“太失礼了这位御神刀大人!!!我不过只是探究一下罢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狐之助我???”狐之助很委屈,他的符文只是为了探查这位大人的气息和身份,怎么就被反击了呢?

而刚刷了一把帅的少年又合上了眼继续晕睡了过去,看着很是乖巧。

“狐之助先生您没事吧。”虽然不管自己的事,但好歹是自己召唤出来的刀搞事,审神者还是有点愧疚的。“请问这把刀....”

“这位大人的确是一把御神刀,我不过一介式神,没有办法探查这位大人的身份,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大人除了身份不明,身上并没有溯行军的气息。”狐之助有点蔫,“可是狐之助没有恶意

啊,为什么会被攻击啊QAQ”

“因为这位身上曾有神明的降灵,所以你才会被反噬。”房间里突然响起多余的声音,“不要紧张,我是时之政府派来的工作人员,因为5686号本丸狐之助收到了攻击才出现在此。”
此时狐之助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形的虚影,他的声音有点模糊。

“我是7865号服务者,很高兴为您服务~”


6.

“.....也就是说这位是别的世界线上的刀剑?” 审神者有些懵逼,你们时之政府套路挺深啊。

“是的这位大人的确在自己的世界线里与石切丸大人曾经千年共事。”7865虚影像石切丸点头示意,“我们政府现在也在找这事发生的原因。”

“不过审神者可以放心,这位大人靠您的力量存于现世是不会对您有不利之处的。”虽然7865是一个虚影但审神者还是能感觉到他在审视她。

“那他怎么办,继续留在我的本丸?”审神者问道,总感觉政府在坑她。

“毕竟是大人的灵力召唤的刀,还是留在大人身边比较好。”7865声音轻柔,“那么在下先告退了。”
这位政府人员走时还顺便带走了焦黑的狐之助,说是要修复符文。

“...所以这把...”审神者实在有点嫌弃那个奇葩的名字:“...御币丸,就正式成为本丸的一员了?”

“看样子是呢。”石切丸看着地上躺着的少年,“想不到他真的是与‘我'共事了千年的刀,完全没有印象呢。”

“有印象还得了?你俩世界都不一样,当然对他没印象了。”审神者从跪坐的姿势起来,抽冷气的捶腿,“真是受不了跪坐,下次打死也不跪坐了。”可能是跪坐坐久了,她有点站不稳,一

个晃神就向前扑去。

——完犊子,这次给出丑了

没有想象中坠地感,有的是扶住她的温柔臂膀和怀抱,靠的这么近,她都可以闻得到他身上的香味。

她记得以前在哪本书里看到过,喜欢是可以闻到的。

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能闻到他独有的香味,她一直是不信的,她从来没有闻到别人的味道。

现在她闻到了。

淡淡的,却又不容忽视的香味,她不会描述这是什么香,但是她抬头看到那人温和的面容的时候,就想到了。

下雪过后的阳光洒在空气中的味道。

——我喜欢上一把刀

——我喜欢石切丸。

“.....”石切丸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臂腕里小小的审神者,果然还是摔到了,机动不够真是有点让人苦恼啊:“没事吧,主人?”

“没事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审神者站起来,有些羞恼的看向门,“让他继续在这里休息吧,我先走了!”走到门口,又扭过头看着石切丸:“你...你也来!!该吃晚饭了吧!!走不

走啊?”

石切丸一怔,而后微笑:“是,我这就来。”


离开这间和室之前,他对貌似还在昏睡的御币丸说:“那您继续休息,我先告辞。”随后就离开了。

——......qwq前辈一定知道自己醒了!!!

睁开眼的少年,也就是御币丸坐起身来,“该说真不愧是石切丸前辈吗,我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来着。”

他有些苦恼的叹气,然后又微笑起来。

——不论怎样,能见到您真的是太好了。
长久的等待终于也有了意义。


7.

“御币丸,因锻造时匠人收到神明指点而锻成的,因此锻出后一直没有赐予名字,而后在神社与石切丸大人一起受人参拜。有神官看我花纹独特又因为作为辅助神刀在石切丸大人身侧,笑称

我为御币丸。

因为本来就不是用于实战,所以在下并不擅长战斗。如果有神事方面的事请尽管交给我,我会办好的。”

【啊...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线的刀剑男士】

【又是一个笼中鸟吗真是可怜啊】

【新人桑看起来很有趣呢】

【就身高来说,和御神刀不太一样呢哈哈】

坐在大广间里,新来的大太刀向大家郑重介绍自己。当少年端正起来时,那张稚气的脸也开始庄重起来。但...但是!!!你们不要以为我听不见啊,我就是比他们矮我能怎么办????
与其他御神刀巨大的身高差距一直都是御币丸的心中的痛,长得高了不起啦???主持神事上我可不会输的!!!

“作为另一个世界线的刀剑男士,我对此间多有不懂,希望大家能...帮帮我。”少年有些羞涩的合掌请求,翠色的眼眸亮着星星:“拜托了,各位前辈。”
一时寂静无声。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冷场了冷场了我果然不擅长这个啊该怎么补救????QAQ

紧张的御币丸并未发现身后突然靠近的某只鹤。
“哇——————”突如其来的大叫在耳边响起让御币丸整个刀都不好了。
“噫!!!!!”御币丸惊吓的向前扑去,要不是有人扶了一把,就摔地上了。
然后他就听到了原本安静的大家笑了起来,原本僵硬的气氛突然活跃了起来。
加州清光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抱歉,啊哈哈哈没事吧哈哈哈哈哈!安定你别掐我啊?!”而扶了他一把的大和守安定对他和善的笑笑,然后嫌弃的对清光说:“谁让你一边喝水一边笑的

,离我远点。”

“抱...抱歉,大家看御币丸先生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才...才让鹤丸先生吓你的。”眼前有些羞涩的黄发男孩子有点羞涩,“那个,我叫五虎退,没有击退过老虎的....”

御币丸本来性格就温和,当然不会介意这种事,“啊,我是御币丸,很高兴认识你,五虎退。”他起身站好,对眼前的男孩子微笑,扭头才看见了吓他的人。

鹤丸国永是一只热衷搞事和惊吓的刀,但他这一瞬间也有点搞不懂新人桑眼里的情绪了。大概类似那种...

“原来雪灵酱和鹤丸殿真的很像啊.....不愧是兄*吗?”他听到新人桑喃喃自语。

啥?啥玩意?不是你最后那个发音很可疑啊???还有...

“雪灵酱是啥????”

御币丸看鹤丸国永一脸懵逼,自己也懵了。

“雪灵国永啊?你的兄*啊?”

所以那个可疑的*是什么啊?????

 

8.

“实在很抱歉,我以为我还在我那个世界线,所以才会这样说,给鹤丸殿造成困扰我很抱歉!!!”御币丸双掌合十,向鹤丸道歉:“实在很抱歉!”

“啊?没事没事~”好歹也是一把老刀,除了热爱搞事和惊吓鹤丸还是很有长辈风范的。

“不行,我还是很在意。”鹤丸国永还是有些困扰,“所以御币丸殿,那个....”

“雪灵酱和那个可疑的*到底是什么啊?”

“啊?”御币丸也有点懵:“....雪灵酱叫雪灵国永,和您同为五条派的刀剑,传说退治过雪怪...”说着又看了一眼鹤丸国永的脸,“....和您长得很像,也...很仰慕您....”可疑的停顿

,因为御币丸想起那位殿下的打是亲骂是爱,表达爱的方式是打一顿的神奇理论。
 
至于那个可疑的*

御币丸有些挣扎的往后退,似乎很想逃避这个问题....

 但鹤丸国永目光灼灼看着他,让他最后自暴自弃的小声说:“*&……&*%%¥¥¥……”

“哈?”

“雪灵酱的性别是雪灵啦!!!!我也不知道他还是她还弟弟还是妹妹!!!”

“你不要再问了,再问我就要把你净化了!!!!!!qwq”
/////////////////////////////////////////////////////////////////////////////////////////////

小剧场:

御币丸:(结束一天的神事)这不是雪灵酱吗,又在看隔壁的鹤丸殿下?

雪灵国永:(痴汉盯哥哥)啊,是的,辛苦御币丸殿,一天神事很辛苦吧。

御币丸:(受宠若惊)啊,没有啦。那个...雪灵酱?

雪灵国永:(偏头)嗯?怎么了吗

御币丸:(不好意思)一直都想问,雪灵酱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

雪灵国永:(蜜汁微笑并抽刀)..........(*^__^*) 

御币丸:(QAQ!!!!)我错了!!!雪灵酱的性别是雪灵酱!!!!(向雪灵大佬低头)

所以至今御币丸也不知道雪灵酱的性别呢(笑

果然不擅长战斗就容易怂吗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