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何

这里长何,目前蹲在刀剑坑里。
本命石切丸。
写的东西完全小学生日记,但是希望可以慢慢进步,把我想象中的世界表达给你。
谢谢看我文的每一个人,爱你❤

「一期」今天我们来做刀(1)

好想要一只晨妹啊,双一期贼好吃

朝夜:

·企划产物,如题即人为加入了可锻造的刀剑范围,此篇为【一期一振的失败复制品】,设定来自 @明歆_暂停更新 ,有双17cp(bg向


·夹带三日婶


·企划指路


 


 


广间内气氛凝重。


 


审神者正襟危坐,她沉默了很长时间,终于试着开口打破这诡异的气氛:“那个……我是审神者朝夜,你……”


 


 


似乎察觉到主君的窘迫,原本低垂着眼显得不卑不吭的年轻女性抬起蜜色的双眼,是一个相当漂亮的人啊,审神者想,并且这脸与那个谁也太像了吧?


 


“我叫一期一晨,因为在早晨完成得名,敷衍的名字吧……和一期一振没有任何关系,我才不是他失败的复刻品。”


 


她目不斜视,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列坐在审神者后头的一期一振。


女性说这话的语气分明不卑不吭,但是因为当事人双方都在场的缘故,无端地多了挑衅的意味。果然,审神者回头,看见平时总是带着温和笑意的粟田口家的兄长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很有意思嘛!一期的复制品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我劝你不要太跳鹤老爷,如果不是近侍的确不是你,我肯定把你吊起来打。”


“所以说当时锻刀的近侍不是三日月嘛?”


 


 


审神者和鹤丸一起回头,视线汇聚的焦点,三日月宗近正捧着茶用一脸茫然的笑意看着他们:“哈哈哈?”


“你看他那样子像是知道什么情况吗?”


“你这心眼儿偏的没边了啊主。”


 


 


总而言之,审神者锻出了一把刀剑……女士。


 


“不是说实装了的名刀全是男士吗这难道是刀匠锻造的时候出了问题?”审神者这么想着,冲到锻造房就把刀匠抓起来猛摇质问,被摇的七荤八素的刀匠再三保证“没问题”“是女的也没问题”“说不定是政府给男婶的福利呢(删除)”,审神者这才冷静下来。


 


“总之,大家好好相处吧……。”新人介绍会上,审神者坐在上首这么道貌岸然地说道,说完就没声了。 


 


以一期一振为首的粟田口家的藤四郎们瞬间炸开了锅,即使他们掩饰自己小声讨论的事实,声音还是悉悉索索地传到了正跪坐在中央的一期一晨的二中。真奇怪,她能坦然面对一期一振审视的目光,但对这些短刀的评价却显得出奇的在意。


 


“真像啊……”


“和一期哥好像,不如说衣服就是一模一样吧?”


“从鹤老爷那里听说好像是一期哥的复制品……”


“是女孩子哎。”


“除了大将我还没见过其他女孩子呢。”


 


 


“便于区别,如果您没有意见,我姑且称您为晨,”审神者说,“是这样,为了方便管控,本丸是按照刀派来分配物资和房间。”


 


对她的暗示有所意会,一期一振率先做出了行动:“愿为主君分忧,这也本是我的职责,这把,一期一晨,该与粟——”


 


“抱歉。”


 


一期一晨突然出声,她忽然拔高声音打断的行为是相当不礼貌的,然而的确有效地让短刀们噤了声。审神者自上首投下目光,落在仿刀涨红的脸上。


 


“我并非吉光所铸,不过是一届无名刀匠拙劣的仿刀,不该与粟田口一派同行;况且我为女性,也怕会给诸位造成困扰。”


 


她语速极快,与此同时面色越来越苍白,像是为自己的身份感到极端的羞耻但是又无法忍耐与粟田口一同的决议,审神者注意到了。“唔,”她想了想,“的确是,那么晨就与我同住吧。”


 


“……唉?”


 


“如你所言,同是女孩子会比较方便一点,你刚来正好做我一周的近侍了解一下本丸的情况,这不是正好吗?”


 


原近侍三日月没有反驳:“如果是主君的意思的话。”


“我……我没有什么怨言。”晨犹豫着,还是拜领了主命。


 


审神者向刚刚被打断、现在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的一期一振投下安抚的眼神,他察觉到了,回复了一个了然的微笑。至此,审神者终于理清了思路,坦然接受了自己锻出了刀剑女士的事实。


 


 


不过很快审神者发现了问题。


 


“不论是作战还是内番都能完成的很好,各项数据是差了一点,但是工作很认真嘛……”虽然审神者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下发内番命令的时候对方都很郁卒,不过比起歌仙蜂须贺之流她讨厌的似乎不是工作本身也有好好完成,所以审神者就随她去了。


 


但是真正的问题是,“一期……一晨殿似乎在躲避我。”


 


某一个下午,一期向审神者汇报情况的时候突然这么说。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是,但是……”


“您看起来很苦恼,为什么会苦恼呢,一期?”


“……您知道,那是我的仿刀吧?”


 


一期一振的失败的复制品,只仿造出了华丽的外貌却并没有模仿到吉光的精髓,是一把无铭的刀。即使化为人身也因为是女性和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即使审神者主动询问她,获得的也只是一些逞强的回答。


 


“她本人似乎非常介意这个,但是……”


 


“这种事情就算你直接与她说'不用在意'也没有办法的吧。”


 


“至少想让一……晨殿知道不需要对此感到介怀?她是独立的一振刀,绝不应该活在'一期一振'的阴影里。”


 


一期一振知道被仿刀之名困扰是什么样子,无论是蜂须贺三番五次提起的赝品之名,或是山姥切絮絮叨叨的不甘心的自嘲。


 


审神者终于忍不住露出了坏笑:“哦呀哦呀,一期你老实和我说,你观察人家多久了?”


 


万万没想到审神者忽然会歪楼针对他,一期一振愣了一刻瞬间就面红耳赤起来:“您、您在说、不,没有的事情,只是有些在意而已。”


 


“真的吗?”审神者明显不信,但是不再追问,“你自己觉得好就行咯,如果你要机会的话,我可以给你制造。”


 


“多谢您,我主。”


 


“哎呀,都说了您觉得高兴就行。”她叼着一枚仙贝,悠然自得地晃着脚,手边放着一杯不知道谁煎好奉送给她的香茶。


 


 


审神者说的没错,一期一振一直在观察她。


 


因为是刀剑女·士,名为一期一晨,是他的仿刀,无论他投入多少都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弟弟们愈发露骨和猖獗的暧昧眼神、鲶尾还半开玩笑地说是不是要叫她姐姐、“干脆叫嫂子吧?”被他呵斥了一顿,为了躲避弟弟们的追问,一期一振反而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去观察她。


 


人类女性。


 


四肢纤细,让人惊讶于那样窄窄的一段手腕能承担太刀的负重,挥刀时神情发狠从不犹豫,因为力道不够自责与倔强的眼神也是光芒四射,唯有负伤时闪烁的像是要落泪却强撑着抿着嘴唇的眼神叫人看清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


 


一期一振曾经隔着一道帐子听见审神者给一期一晨手入,他当时应该向审神者汇报队伍的情况,但是听见使用中的牌子边上挂着的名字,一期鬼使神差地站在那里没有叩门。


 


“嘶——”


“啊,我有嘱咐过您千万小心点吧?明明是那么好看的脸?”审神者毫不留情地往伤处上粉,“不要仗着手入能修复就这么肆意,资源也是要钱的啊。”


 


审神者半认真的玩笑把她逗笑了:“别难过,受伤的我而不是那位大人,您应该庆幸……”


 


“我庆幸什么呀!刀剑不分贵贱,谁受伤我都不会感受到庆幸。所以说下次别那么拼命了。”


“谨遵您的命令,我主。”


 


她轻轻地笑起来,审神者就没有脾气了。


 


“您啊,是不是在躲着一期呢?”


“……有这么明显吗?”


“三日月也这样问过我。”言下之意怕是连平日里放飞自我的三日月都看出来了。


“……”


“虽然因为您的身份……但是……”


“您不必多言了,主君。”


和他有关的事情,她一分也不想谈。


 


 


 


“明明手入的时候说出的那句话……心里想着的是一期吧?想着却不说还要躲避,是为什么呢?”


“主君以为如何?”


“嗯?”


“之前您也有过吧,您曾经对我说过什么来着我想象,嗯……'三日月光风霁月、清俊……'”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审神者把三日月掀翻在地,气鼓鼓地坐在他身上看他哈哈大笑。


 


“就是这样的情况。憧憬之人过于优秀、无法企及,自己偏偏是他拙劣的模仿。如果说一期殿是太阳,那就是追逐着太阳、却对本身毫无知觉的月亮。”


 


 


 


“太阳尚未升起的黎明是寒冷安静的。”


 


“好啦好啦别管什么太阳啦。”


 


一期一晨自地上起来,看见叉着腰等在门口,意气风发的少年;她认出了那是她的同僚,于是点了点头:“狮子王殿下。”


 


“哇,你还真是和一期一个模样哎。”他像是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下,殊不知禁句一箭射在一期一晨的膝盖上。


 


“……您找我有什么事呢?”她捂着胸口说。


 


“是出战的命令,主让我来传达。”狮子王抖开那张令纸:“太刀·一期一晨入列,是为队长。”


 


“队长吗?让我而不是那位大人来,真的好吗?”


 


然而没有回答。


 


狮子王用兴奋的眼神饶有兴趣地看她,把晨看的几乎全身发毛。她忍住了逃跑的冲动,强行镇定下来:“狮子王殿?”


 


“真的和主说的一模一样哎,你。”


 


“唉?”


 


“主说,'如果晨这么说了,你就说「是」就好了'。哪里有那么多顾虑,我们是刀剑吧?只要负责执行主君的命令上阵杀敌,守护主君的荣耀就行了。”


 


“……您说的是,是我多虑了。”


 


 


不,并没有多虑。


 


走到中庭,看见即将出发的队伍里站着一期一振,一期一晨掉头就想跑。结果审神者已经看见她,高声招呼她直接断了她的后路:“啊,晨啊,你来的有点慢了哦。”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投过来,她刚刚抬起的脚无处安放,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我很抱歉,主。”


 


一期一晨不是没和一期一振一起出过战,但那时她并不是队长,要躲避与他的直面接触也简单。但是现在她是队长,看审神者有像是有所图谋,怕不是两人联手敲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想到这个她就要起一身鸡皮疙瘩。


 


“来了就行,来了就行,”审神者一边安慰她,一边给狮子王比了一个大拇指。“那个啥,就是让你和一期带带几把短刀,捞刀什么都随缘啦,你顺便也练练级。”


 


然后队伍里4把藤四郎热烈的好奇眼神快把她洞穿了。


 


她实在招架不住,忍不住嗫嚅着对审神者说:“主君,我觉得我……”


 


“一期啊,队伍里多是你弟弟,晨经验不足还是女孩子,你稍微看护着一点。”


“谨遵主命。”


 


完全不给说话的机会!


 


“乱,回来记得要给我带特产哦!”


“好——”


 


救命啊!!


 


 


气氛相当尴尬。


 


从时空通道里脱离出来之后他们就是这样的境况。虽然审神者事先预料到、所以特意将极为能活跃气氛的藤四郎找来谈话,平野和前田、乱都围在一期一晨的身边,药研和一期就落后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一期哥?”药研指着前头、被乱的示好弄的手足无措的一期一晨。


 


“嗯……”


 


症结出在他这里,即使藤四郎们再怎么调节气氛,一旦错失这个审神者精心营造的局面,回到本丸之后她又会龟缩到自己的壳里去的吧。


 


“药研以为,仿刀是什么样的呢?”


 


“我不知道,本丸里没有我的仿刀。”药研干脆利落地丢锅。


 


“这样啊……”


 


又不能问山姥切,贸然询问只能让对方裹在被单里长一星期蘑菇,审神者怕是要痛苦死。一期一振豪无头绪,虽然是他自己开口向审神者寻求了帮助,但是真的亲身上阵他反而又迷茫起来。


 


突然,前方出了变乱。


 


一期一振飞快地上前揽着一期一晨往后退去,“等……”她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上一秒嬉笑妍妍的短刀们已经快速地进入了战斗状态,面色冷峻地抽刀摆开了攻势。


 


“是雁行阵!”


“了解!”


 


原本他们所站立的地方已经被敌刀一刀劈出深入地下十几公分的沟壑,原本还像是其乐融融的远游的场面瞬间反转。即使事先有心理准备、一期一晨也从没想过境况会如此的颠倒。


她被一期一振揽在怀里,刀剑男士神情严肃,他反手按住腰间的本体。


 


“做好布阵侦查,尔后漂亮地各个击破吧。”


“明白了。”


“了解。”


 


“即使只是这种程度的敌人也不可以掉以轻心!”


“吉光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一期一振,参上!”


 


不过是因为一开始的偷袭造成了紧张的氛围而已,一旦开战,刀剑男士们自信自己绝不会为主君带来失败的结果令主君蒙羞。即便外表是小孩子,藤四郎们也能轻轻松松地将刀刃送入敌人的体内,命中要害。


 


等到药研从尸体里拔出自己的本体抬头时,正好看见一期一晨远远站着,面无表情地挥刀将扑过去的短刀拦腰截断。


 


一期一振挥去刀身上的血污,他又变成平日里那个温柔平和的一期一振了。他一边收刀一边往一期一晨处走去,伸出手想去擦去溅落在她外衣上、短刀的骨刺:“您没事吧,晨……”


然后被被一期一晨毫不留情地挥开。


 


“——?”


乱发出了小小的惊呼。


 


“我——拖累您了吗?”


她低着头,神色莫辨,双手在身边捏成了骨节发白的拳头。


 


“我——污蔑了您等吉光的名头了吗?”


 


一期一振回过神来,他软下语气,和他平日里哄弟弟们没什么区别:“并没有。如果您为我刚才那句话感到冒犯,我很抱歉——”


 


“走开!”


 


这一次挥过来的不是拳头,而是出鞘的太刀。


“一期哥!”


 


这么近的距离即使是短刀的距离也不能在她的刀挥落前回档了,更别提一期一振拔刀。不过一期一振本能地后仰,仰赖比对方稍高的那么一点机动,他险险地擦着刀锋过去,被削去了几缕头发。


 


“您在干什么啊!”短刀迅速围上来,将一期一振隔离在身后做出防守的姿态,一期一振反而显得不知所措起来。


 


她迷茫地看着刚刚还兴高采烈地与她示好的乱满脸气愤,连双子都显出了戒备,慢慢走过来的药研脸上没有什么,眼神却是冷的:“一期哥是为了您好才请求大将安排这次出阵的。”


 


“药研!”一期试图喝止他,可惜他自身被短刀绊住了阵脚。


 


“否则已经满级的一期哥为什么还要出阵呢?我们都不愿意看见您因为某些事……我们姑且言明,您是仿·品的缘故。”


 


“够了,药研!”


 


“但是您呢?我们愿意配合一期哥的前提是一期哥不受伤害,如果您反而要对一期哥造成困扰,那我等绝不留情。”


 


“所以,您要怎么办呢?”


 


“药研!”


您要怎么办呢?


 


 


 


一期一晨选择了逃。


 


 


 


森林很大,又或者不大,她漫无目的地跑,总找不到方向,所以树丛就像是无边无际地延伸,永远没有尽头。


 


跑了多久?不知道,已经没有时间的概念了,一期一晨只想跑到一个没有一期一振的地方去。


 


“粟田口吉光……太刀……天下一……”


“唯一一振……杰作……”


 


 


她是,粟田口吉光一生唯一一振的太刀,闻名于世的一期一振刀……的仿品。


 


加上仿品这两个字,前面的修饰无论多么的闪耀都无济于事,她是被一位无名刀匠仿制的、空有其华丽外表,实用性却差的赝品。


 


获得人身是从没想过的体验,但是那位她所憧憬的、也应该憎恶的大人正在这里。


 


成为同僚。


同处一室。


一同战斗、退敌,他有时笑着称呼她为晨殿下,她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为名作的仿品,又如此卑微。


 


但是在敌袭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将她拉走,不是练度比她更低的短刀、是她这个仿品。


 


“吉光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每每想起,心脏便是一阵钝痛。一期一晨拔刀,反手劈下,密林里就想起偷袭不成的敌胁差痛苦的嘶吼。


 


“因为我不是他而轻敌吗……怎样都好,算了。”


 


在枝繁叶茂的森林里挥舞太刀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对策,因为壮硕的树干而折损的刀身已经将伤口反馈到这具人的身体上,痛感让她稍稍恢复了一点理智。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一期一晨终于停下来,“向那位大人拔刀、还一个人脱离队伍跑出来、我是队长吧……啊啊啊啊太糟糕了我这个人!”


 


因为无人看见,所以她反而肆无忌惮地碎人设了。一期一晨忍不住揉乱自己那头漂亮的水蓝色头发,发出沮丧的哀嚎,蹲在了一边的树下。


 


“如此不堪……我这种辜负主君的刀干脆跳刀解池算了。”


 


这是太刀第二次想跳刀解池,上一次是因为审神者让她去做内番,她看见那双内番鞋。


 


“啊,找到了,原来在这里啊。”


“……?”


“等一下!小心!是敌袭!保护主君!”


“!!”


“主!”


 


她猛地拔刀,同时接力旋身,自下而上挥砍:“我可不会因为自己而玷污他的大名!”


 


视野因为转动而变换,一期一晨看清了半空中降落的审神者、回护她的大俱利与短刀们、漏网之鱼的敌刀、以及冷漠挥刀的他。


 


一期一振借着半空中落下的力道、秉持着重力的加成,这一刀快而狠戾,破开空气猎猎作响,敌刀避无可避,发出尖利的、几乎刺穿人耳膜的吼叫!


 


“斩!”


 


骨甲被两振太刀同时深深地嵌入!她翻动手腕,白骨便支离破碎!


飘散的骨雨里,因为没了敌刀的阻碍,一期一晨看见了对方的眼睛,忍不住怔了神。


 


 


“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我的头发不是这个颜色,我喜欢温暖的金色,阳光的颜色……不,和他的眼睛没有关系。”


“太阳尚未升起的黎明是寒冷安静的。”


“它让我想到阳光的温暖。”


 


 


“晨很喜欢太阳。”


“主君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晨在追逐太阳啊。”


“是这样吗?……我本身看来,不是的。”


“明明对阳光那么执着的说?”


 


 


不是的。


这是隐藏在心中,不可以宣之于口的秘密。


我对他……


 


 


“吓了我一跳,好在大俱利反应快嘛。”


“哼。”


“我姑且当作这是你在说'不客气'。”


“……”


 


 


审神者从半空中悠然飘落,短刀们已经围过去揪着一期一振问东问西,一家子互相检查有没有出什么差错要回去等审神者手入。倒是审神者笑着、兜着大袖朝她走来。


 


“主君……”她突然说不出话来。


“一期突然返回本丸和我说您一个人跑出去了真是吓了我一跳,得意吧,连鹤丸都吓到了,了不起。”


“不、不是这样的,我——”


“您还真是大胆啊,如果我没找到您,您被时代排斥、同化成敌刀了可如何是好?”


 


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平时少有的、可以称得上是“审神者”的严肃表情,让一期一晨完全无法反驳。她的确犯了错,不仅对同伴刀剑相向、擅自出走还连累主君亲临,果然还是回本丸就跳刀解池算了。


 


眼看她身上抑郁的气息几乎要实体,审神者并不想要本丸再多一个被被,她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地说:“不过,毕竟是女孩子,任性一下也无所谓。”


 


“一期有话对您说,我就言尽于此。”


“……?”


 


审神者却真的不说了。她慢吞吞地走到大俱利的身边,对对方一脸“你们女人真麻烦”的表情置若罔闻,一脚踹在对方小腿上。


 


 


“一期一晨殿下。”


 


她猛地挺直了脊背,同时头皮发麻。一期一晨转过头,看见一期一振已经摆脱了弟弟们,正向她走来。


 


英俊的青年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那个,我实在是很抱歉……弟弟刚才冒犯您的话之类的……”


 


“……为什么要道歉呢?”


“唉?”


“明明是我先向您挥刀的吧?”


“啊……这个,果然还是我先……”


 


 


“啧,他们两个人追责好麻烦啊。”审神者没有形象地蹲在地上吃瓜看戏。


蹲在她旁边大俱利沉默地表示认同。


 


 


“总而言之,”一期一振深呼吸,这才流利地说出话来:“请您听我说,这不是您的过错。”


“贸然请求主君做出这样的安排是我唐突了,但是因为您躲避我,我只能出此下策。”


 


闻言,女性面无表情:“您这是在指责我吗?”


 


“并不是……我不知道如何向您言明,”一期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忽然感受了一股无力感,“我们是刀剑付丧神,但是获得了人身,形如人类。主君说在人类社会中,人类的繁衍是经过更科学、是人为……啊,具体的其实我也不甚明白。”


 


围观群众里的药研痛苦地捂住了脸。


 


“但是主君说,人类的后代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世间有死囚的孩子长成为栋梁,也有权贵的子嗣最后落得身陷囹圄的下场。人是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的,遑论我们刀剑呢?”


 


她静静听着。


 


“您是……抱歉,您是我的仿刀,但是作为仿品被锻造出来这件事的本身,并不是您可以决定的,所以您实在不必……我是说,您看,您……”


 


审神者大惊:“怎么回事,他怎么开始忸怩起来了。”


 


本来一起围观的乱看不下去了,眼见他哥人设要崩盘了,他刷拉一下站起来,把手笼在嘴边大喊:“一晨姐——”


 


一期一晨惊恐地看过来,脸上明白地写着“你是在叫我吗”的表情。


 


“一期哥的意思是问你要不要来我们粟田口——”


“我们都很喜欢您呀——”


“我代替药研向您道歉——他就是个笨蛋——”


“喂,没必要把我骂进去吧。”


 


 


一期一振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让您见笑了,笨嘴拙舌,但乱的话正是我的意思。”


 


“您要不要来粟田口呢?”


 


这个邀请,一期一晨记得,这是第二次,第一次在介绍会上她偏过头,看见的青年也是露出这样温柔的表情询问她的同意。


第一次他向她伸手,她拒绝了他。所以这一次她把手伸了过去:“好……”


“……作为我的妹妹。”一期一振补完了刚才那句话。


 


 


她话还没说完,如鲠在喉,一脸懵逼地看着一期一振。但是对方已经获得了她的答案,顿时笑得春暖花开,温柔地捏了捏她的四指。后头短刀们已经开始庆祝了,徒留看透的药研推了推眼镜,无奈地叹了口气。


 


审神者以头抢地:“你最后干嘛补发亲友卡啊!!”


 


 


tbc


 


后记:


我他妈终于写完了!!我最近真是太高产了!!


是企划“今天开始来做刀”的产物,具体看抬头链接,我没参but我是婶,公然带三日婶私货说的就是我。


写来玩的,下一篇是试卷藤四郎!


 


顺便一说文里咖喱是一期请婶婶来找人时顺手搬来的救兵,因为鹤丸想一起来但是婶婶不准,所以咖喱中弹了(靠

评论

热度(187)

  1. 姚梓睦朝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