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何

这里长何,目前蹲在刀剑坑里。
本命石切丸。
写的东西完全小学生日记,但是希望可以慢慢进步,把我想象中的世界表达给你。
谢谢看我文的每一个人,爱你❤

关于雪灵酱的性别

嗯,我自从写了小剧场,就对雪灵酱的性别特别的有执念

这篇可能有点微CP

是我单方面的,跟正剧没关系的

还有这是在刀池里的

 企划这里http://mingxincc17.lofter.com/post/1eb9fecd_fe18d27

真的好想雪灵酱成为好朋友啊

文里混乱的他她不要在意,雪灵酱的性别是雪灵!

雪灵酱超可爱

1.

“御币丸桑这么在意我的性别吗?”分辨不出男女的嗓音轻轻地说。他或者她睁开那双平时闭着的金色双眸,如同霞光波光潋滟。
那人轻轻地笑,白色的长发轻轻的搭在肩膀上,“让御神刀这样困惑,还真是我的过错呢...”
他/她注视着御币丸,手搭在洁白的羽织上,微微一笑:“让我来为你解惑吧....御币丸桑”
修长白皙的手缓缓地褪下外层的衣服,一层一层的.....
“啊——雪灵酱你不可以脱啦!!!”御币丸从梦中惊醒,大口喘气。惊魂未定,做梦竟然会梦见雪灵酱脱衣服,我果然需要净化吗???
惊魂未定的御币丸并没有发现他的室友已经醒过来并站在他的身后。
“铮——”刀出鞘的声音,“虽然御币丸殿看起来好像做噩梦很可怜的样子,但是....”竹台切穿着黑色的浴衣,手持太刀,笑容十分友(wei)好(xian)。
“这就是你大半夜做梦并且喊雪灵酱不要脱的原因吗!!!!???”
“哇啊——竹台切殿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我没有...哇啊!!!!”
“我真是看错你了!!!这样不帅气而且玷污御神刀之名的你还是让我斩了吧!!!!!”

2.
清晨——
做完晨起神事的御币丸,脚步虚浮。毕竟昨晚上被竹台切追着在刀池里上蹿下跳,虽然他机动值不低,但是到了晚上,两个人都瞎啊!御币丸与其说是被室友打的,不如说是半夜磕磕碰碰受

的伤比较多。
想起后半夜,竹台切听他讲完梦境后要将他斩了的模样,噫,好可怕,想换室友!明明他只是好奇雪灵酱的性别啊!!!
御币丸揉了揉酸痛的肩膀,从未实战的他在昨晚的比斗中还是落于下风,所以比起战斗我果然还是擅长神事啊。
竹台切真的是女孩子吗?她好可怕啊QAQ
“晨安,御币丸桑”低沉轻柔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早晨的神事很辛苦吗,御币丸桑?”
——【让我来为你解惑吧....御币丸桑】
然后雪灵国永就看到一向端正温和的御神刀少年惊恐的转身后退,那张清秀的娃娃脸上的表情是即惊恐又羞涩。翠色的眼眸盯着他。
“晨...晨安,雪灵殿!”御神刀少年有些结巴的说“不需要为我解惑...啊不对!!!!不辛苦不辛苦不辛苦!!!!!”
“请您将我刚才失礼的话全部都忘了吧!!!!”御神刀少年好像要崩溃了,“我...我还有神事没有做完,我先走了,非常抱歉雪灵殿!!!!!”
然后雪灵国永就亲眼见证了御币丸曾经唯一自豪的机动。
“啊...我吓到他了吗?”雪灵国永疑惑歪头“真是荣幸,跟哥哥更像一点了吗?”

3.
厨房——
将食材帅气抛在空中,然后以疾风之势将其整齐切块,今天的竹台切依然干劲满满呢~
“果然做菜也要帅气的完成才行啊!”竹台切幸福的做着全刀池的料理。
“切菜上我是不会输给竹台切殿的!”青菜切也斗志满满,“但要声明我不是菜刀哦!”
青菜切将切好的菜收好入盘,抬头发现,窗外划过一道残影....
“啊....那个是御币丸桑?好快?”青菜切赞叹道,“发生了什么吗?”
“哈?御币丸?哪里?”竹台切抬头,“这个hentai居然还敢出现在厨房????”她挥了挥手中的菜刀,“玷污雪灵酱后又来玷污神圣的厨房吗?不可饶恕!!!”
——【总感觉听到了了不得的东西...没想到御币丸桑你是这样的御神刀!!!】by:菜刀切和试卷藤四郎
“怎么想昨晚的教育还是不到位啊。”竹台切将视线移至食材上,“给让变态受到更加严厉的处罚才行!”
远处的御币丸:“突然好冷。”
“我果然是中邪了吗,石切丸前辈我辜负你的期待啊啊啊”
今天的御币丸也很纠结呢。

4.
自我嫌弃的御币丸迷迷糊糊的来到了大家吃饭的大堂,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了。
“晨安,三日月殿。”
“晨安,夕丸殿”
“晨安,一期一晨殿”
“早上好,御币丸殿,做神事辛苦了”一期一晨关心道。
“啊,是的,承蒙关心,为大家做神事祈祷我很开心。”
捧茶神游的三条风回过神,对御神刀少年微笑:“晨安,御币丸殿,哈哈哈哈哈你的气色很好呢哈哈哈~”
一晚上没睡好,刚才还出丑的御币丸:啊....您开心就好哈哈哈哈哈
“晨安,御币丸殿,要来喝茶吗?”夕丸笑意温柔,“过来休息一下吧。”
“是——”对于这几位刀,御币丸一向很敬重的。
“诶?姜茶吗?”御币丸咽下口中有些辛辣的茶,“夕丸殿喜欢这样的茶?”
“不是哟,是三条殿啦,他说喝着个会觉得很暖和呢~”夕丸笑道。
御币丸看了看庭院里春日和煦的场景,又看了看三条风。
——【......你们三条家的都好厉害啊,不是很懂三条家的。】  by:御币丸
“早餐准备好了,让大家久等了~”竹台切菜刀切和试卷藤四郎端着准备好的早餐走进来,元气满满。
“又是美好的一天呢~”
看到恶魔室友,想起昨晚惨烈遭遇,御币丸浑身一僵,所以说他为什么要跟竹台切做室友啊,她不是女孩子吗?跟我住一起不合适吧!!!!
——【没关系啊,因为御币丸又打不过我,我很放心他~】by:竹台切
——【我不放心你啊!!!!】by:御币丸
“诶?雪灵酱不在吗?我可是特意准备的雪灵酱喜欢的食物呢~”竹台切向四处望望,有点遗憾道。
“承蒙照顾,我在你背后。”雪灵国永在竹台切背后说,“吓到你了吗。”
“诶?早晨好雪灵酱~”竹台切大大方方的让开,“来尝尝我为你特制的爱心早餐~”
“啊,嗯,我会好好品尝的。”然后雪灵国永在她注视下,坐在御币丸的旁边。
御币丸:我感觉我今晚要遭......
“说起来,御币丸桑的神事做完了?还真是快呢。”雪灵国永闭着眼面朝御币丸方向,“辛苦了。”
“啊...不辛....”
“哐——”
将饭食放在御币丸的面前,竹台切微笑的说:“啊,这不是御币丸吗,昨晚休息的怎么样,啊,休息的一定很好吧毕竟只有休息好了才能....”
“啊啊啊啊竹台切殿做早饭辛苦了毕竟准备整个刀池的早饭呢快别忙了赶紧去吃饭吧!!!!!!”御币丸慌忙打断:“请!”
竹台切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既然这样,就请御币丸殿好好吃饭吧~我不打扰了。”
好险啊,要被竹台切说出来,我大概可以自己去跳刀解池了。
他惊魂未定的拿起饭团,一口咬下。
“唔...la..啊...wu”御币丸捂住嘴,被口中的味道呛的眼泪快出来了...我要喝水,我记得我有茶...
拿起茶一饮而尽....
“啊....wo...”我忘了那是姜茶QAQ
“水....好辣啊...”辣得眼泪都出来,竹台切你果然是恶魔!!!
竹台切在对面笑的眼泪都要出来。
室友爱这种东西tan90°。
“没关系吧...”雪灵国永看御币丸都要摊到地上的模样,将自己的杯子给他,毕竟全刀池只有自己有喝冰水的习惯。
被辣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御币丸拿过来就一饮而尽,啊活过来了。
话说,我用的谁的杯子?喝的谁的...水。
看着关切的看着自己的雪灵国永,在瞅瞅手里的杯子。
御币丸:我选择跳刀解池
竹台切:果然还是应该砍了他!!!
5.
经历过鸡飞狗跳差点被碎刀的早晨,御币丸觉得自己今天大概诸事不宜。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一定是时辰的错和自己修行不够!!!

不过还是好在意啊,雪灵酱的性别。
自己会做那个梦,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自己真的分辨不出啊!
雪灵酱不能问,也许我可以问问...那几个女孩子?
【一期一晨场合】
“雪灵殿?抱歉我也不太清楚,他的兄长是鹤丸国永,同为五条派的骄傲应该和我不一样吧,我是那位大人的复刻品才会变成女子姿态吧....”
“对不起,戳您痛处了我很抱歉,您也很优秀的!!请不要这样QAQ对不起!!!!”
【梓纱藤四郎场合】
“雪灵酱?不清楚呢,但是雪灵酱很漂亮呢,漂亮就够了,性别很重要?”
“是...是吗?雪灵酱的确很漂亮哈哈哈。”
【竹台切场合】
“我是不会问她的,她是恶魔!!!!!”

 

“啊——”完全没有头绪,御币丸有些苦恼,“.....要不然我不问了...直接看吧!!!”
反正在竹台切眼里我都是hentai了!!!


6.
“请您今晚和我一起洗澡吧!!!”
御币丸思来想去决定邀请雪灵国永一起洗澡,只要洗澡的话...就应该能知道雪灵酱的性别了吧。
“……”果然太唐突了吗……
“一起洗澡吗。”雪灵国永答应到,“好啊。”
居然答应了!
御币丸抬起头,还有点不真实。
“不是一起洗澡吗?我答应了。”
这种反应....雪灵酱应该是男孩子吧。
“从未与人洗过澡,应该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吧。”
等等……从未????
御币丸有有点摸不准了……那……要是女孩子,到时候……
御币丸想起了自己作为刀,在神社供奉时,听到人们说过的话,女孩子的身体不可以随意的看,看了要负责,否则被看的女子清白就没有了。
虽然他们都是刀,但是化为人身后终究是不一样的,如果雪灵酱是女孩是不是不太好啊……
心里想着这些,试图用雪灵酱帅气的身姿,冷淡的性格,手合时帅气的模样说服自己。
以至于到了晚上。露天温泉旁,更衣室里,御币丸还是心不在焉。
“你有心事吗。”雪灵国永解下自己的羽织,“邀请我来了,却自己走神有点失礼啊御币丸桑。”
“啊,抱歉。”御币丸咽了口口水,“嗯,我有点紧张……而已。”
“原来您和别人一起洗澡会紧张吗?那为什么还要邀请我?”雪灵国永皱眉,“不要紧吗,如果很难受请好好回去休息。”
“不…不要紧的,请不要放在心…”随着雪灵国永厚重繁复的衣袍渐渐褪下,即使不能看到,但御币丸作为御神刀出色的感知已经感受到了。
他…他是…
咽了咽口水,已经没有必要了,在这样下去,就真是变态了!!!
“请您务必停下!!!”雪灵国永看到御神刀少年突然弯腰鞠躬90°,死死的低着头,少年大声说道:“请…不要再脱了,我…对不起!!”
感觉到雪灵国永的疑惑,御币丸觉得自己这种为了满足自己好奇心和执念而做出的梦和事都太卑劣了。
“很抱歉,那天因为问雪灵酱性别没有得到回答,晚上回去就做了很过分的梦。”
“虽然在下认为自己没有邪念,但是还是太失礼了,竹台切殿下没有说错我果然是个变态!”
“为了满足自己疑惑而出此下策,让您一起来共浴,着实过分了!!!!”
“没有为雪灵殿考虑……这样的我……这样的…实在是…太抱歉了,请您惩罚我吧!!!”
“……”
御币丸听到衣料浮动着声音,他闭着眼,依旧鞠躬,即使雪灵殿打我我也不会躲的。然后他听见她说:
“嗯…我是男性和女性很重要?”
“……很对不起。”
然后御币丸感受到那人的手放在他的头上,轻轻地拍了拍。
“我自己其实不介意自己是男性还是女性的,如果御币丸很在意……你自己来确认一下?”
“轰——”好像所有的血都冲到头部,御币丸大声说:“不…不用了,雪灵酱的性别是雪灵酱,我不在意了!”
“请恕我失礼,我先告辞,今天所做的一切我都很抱歉!!如果您想对我有惩罚我不会逃避的!”
然后御币丸又凭着高机动跑了,像早晨一样,落荒而逃。
雪灵国永留在更衣室,像是在想着什么,将衣服脱下,走进温泉。
“好像也没关系,不讨厌。”
7.
自从那天之后,御币丸对雪灵国永就越来越怵,总感觉对不起人家。
但是相反,雪灵国永好像经常出现在各种地方,吓御币丸一下,或者突然一刀就甩了过来,要求手合。又或者突然扶住御币丸的胳膊,将御币丸过肩摔。
御币丸觉得这可能就是雪灵酱对自己的惩罚吧,于是在雪灵国永每次要求手合,都乖乖的挨打,尽量少还手。
但好像雪灵酱见他这样好像不太开心。
“啊,雪灵殿很喜欢御币丸殿呢。”夕丸有次对御币丸说。
“啊,那不是喜欢啦,那是雪灵酱对我的惩罚啦。”
“可是,雪灵殿表达喜爱的方式不是…”夕丸惊讶的说,“我以为你们是很好的朋友的,雪灵殿对别人好像不这样啊?”
御币丸睁大眼,想起了自己这几天恶魔室友对他危险的眼神。
想起这几天,他经常被要求手合,还有被打。原来雪灵酱已经原谅我了,还把我当做好朋友!
“御币丸。”。他看见那个洁白如雪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来手合吗”
“啊,是。”他拿起自己的本体,大太刀,对那人说:
“虽然在下不擅长实战,但是我会努力的!”
这一次,他终于看见他的笑容。

///////////////////////////////////////////////////////////////////////////////////////////////
竹台切:你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御币丸!!!!

御币丸: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说!!!!!!

 

 

评论(18)

热度(16)